长门星光

呜~我手机刚修好,文就又拖延一天      请米娜桑谅解

【三日鹤】冠绝

     鹤丸从来意识到过自己的美丽。在他出生的年代,武士正蓬勃发展,他随主人南征北战。安达对他最多的赞赏是:真是一把天生在战场上饮血的刀!正是那是,他才对血有了近乎病态的渴望,沾上血就更像鹤了。那时他翩跹于战场的华丽身姿,足以令所有人侧目!但真如鹤一样美丽吗?
     安达没能给他答案。在潮湿阴冷的墓穴中,鹤丸想,自己也许真的不美丽,否则他怎么会将自己埋于最接近黄泉的地方?否则为何不像髭切一样安放府库,静待新主人重现他的光辉?
     安达的敌人将他掘出,他本仇恨得气血上涌,却瞥见那人一瞬失望的神色,他的血液瞬间凝固。是啊,他在骄傲什么啊!还以为自己美丽得任人抢夺,美丽得能任性地怨恨主人,可贞时想挖的,是髭切啊!       
     他很快转手于贞时的副官,那是个能在营中纵横战局,运筹帷幄的极有智慧的人。但不可否认,他手无缚鸡之力。刚得到自己是,他颇有大将豪气地摆了个起势,可是,“真是难看到不行”,鹤丸如是评价。一介文官再如何喜欢自己,也只是把自己摆在精心布置的展台上供人观赏。那是他尚有一点隐秘的窃喜,以为能供人观览,自己也应有几分姿韵,但众人在主人的介绍中纷纷赞美他具有平安刀的弧形刀身是,他又如梦初醒。只因为这平安的烙印吗?可平安刀不多,也不算少,自己也不会让人一见难忘。说到底不过是政治场上的趋炎附势,阿谀奉承罢了。
     他在岁月中漂泊,居无定所。他在漫长而无聊的日子中渐渐改变,他想每天都充满惊吓,就想有一天突然有人说:“鹤丸真是一把没美到特别的刀啊!”他一定会吓到跳起来吧!
     数度易主,他被好生供奉于织田家。那是他为数不多的有了伙伴的经历,当然这是他自以为,其实他能与他们见面的机会屈指可数。那之中,鹤丸印象最深的是压切长谷部与宗三左文宇,两把憎恨主人织田信长的刀。但他们美丽得确实有这样的资本。那纯粹的喜爱与眷恋,他只在父亲的眼中看见过!而他为平安刀,侍奉过北条等天下霸主,却依然不得织田的喜爱,自己果然不够美丽吧。
     再之后,又一段漂泊的时光,他被供奉在战争之神的神社――藤森。他不知道自己为何会如此,但不会因为外表。鹤丸经常坐在华贵楠木的刀架上,想着这也许可以感谢一下贞泰,否则连血都未沾染过,却列于战争神明之侧,也未免太过荒唐!但是啊,现在世道越来越和平了,曾经最辉煌的神明也消散了力量,他想,本来就不够美丽,没有鲜血,就更不像鹤了吧!
     当他看见那僧人贪婪的目光,鹤丸有趣地半阖金眸,真是熟悉的目光呐,该拿自己做什么?献上,赐下,保留,交易?真不怕神明惩罚你吗?人类。结果与他想的差不多,他被献给御皇大家伊达。在那里,他难得地度过了一段快乐的时光。那里有沉默寡言却相当温柔的大俱利伽罗,还有活泼可爱喜欢华丽的太鼓钟贞宗,真难得那孩子不嫌弃自己,毕竟自己是把完全不美丽的刀。唯一让鹤丸遗憾的是未见到在织田一直很照顾自己的烛台切光忠。之后二战爆发,他为二刃送行,,他们上战场的经验太少了,他忍不住的担忧,心中也有期待,自己也快上战场了吧!他当时笑着揉揉两刀的头说:“小心些!别折断了,我等你们回来讲战场上有趣的事!”可惜,他没有等到……
     难为伊达在山重水复是将自己这把无名刀献上,他一瞬间又回到了那位副官家中,无声的政治交锋,自己代表伊达的忠心进入皇家府库。真是的,伽罗坊,贞酱,我啊,没机会听你们讲战场上的事了……抱歉,这个惊吓,我也不太像要呢,哈哈。
     之后他又回到了藤森神社,而战争神已逝。看着诚惶诚恐托着自己的住持,他讽刺的无以复加,连神明都陨去,自己却顶着“国之重宝”“皇家御物”的头衔坐镇此间神社,该感慨缘之妙不可言还是物是人非?
     再之后他被时间政府选中,被审神者唤醒,与一众名刀一起维护历史。他都快忘了自己不美丽的事情。可是啊,三日月的到来又重重敲醒了他。他那时确乎为主上又有了新刀而高兴,说起来,他们之间也有些渊源,不是世人杜撰出来的那样,他们甚至不曾见面,三日月那冠绝天下的美丽绝非虚言,连对“美”有着近乎刻薄的挑剔的眼光,也不禁被夺了神 。那一眼如何惊心动魄?鹤丸捂着心口,表情绝望而悲伤。真是把罪孽深重的刀啊,三日月。
     可是,当三日月抱着他的时候,他便获得了新生。那把天下五件会温柔而深情地抚过鹤丸身体的每一寸,拥抱他所有的不安,托着他的翅膀,将他送上广阔无垠的苍穹,那不意味放手,而是另一种形式的拥抱!于鹤丸而言,没有人会欣赏他轻灵而翩跹的美,三日月会!没有人的手会让他无比眷恋,可三日月会!他不相信天下五剑那莫须有的神化,可他相信三日月!当三日月说“鹤呦,真是无与伦比的美丽!”,他便听到了心灵冲破枷锁,飞翔的声音!
     三日月:鹤呦,你不必冠绝天下,冠绝我心,足矣。
     鹤丸:好。
――――――――――――――――――――――――――――――
毁气氛慎重:婶婶:mmp,早知道夸一句鹤姥爷他就嫁了,我肯定天天说一百句啊!不带重样的!

1.新人渣作,欢迎大家挑错吐槽!
2.脑洞来自蒋方舟的《我不叫蒋美丽》2333
3.关于姥爷被挖的历史,有传闻说北条贞时当年想挖的是髭切……然后挖到了姥爷。(贞时你个渣男)划去
4.关于三条五条的关系,师徒地说法较多,但因为年代差了一百多年(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不太可能,爷孙的说法到更可靠些……不过因为记载暧昧,^ω^还是爷鹤怎么交集多怎么来……(你)
5.关于姥爷神社的事,据说是本阿弥光的出家的次男去藤森神社借法师用的太刀而发现了鹤丸(然后就没还了……)